益陽在線 首頁 文化益陽 創作園地 文學作品 查看內容

【往事麻石街】我家八兄妹人人都是“益陽第一”

2019-10-4 13:22| 發布者: 胡琪琦| 查看: 1072|

摘要:   【往事麻石街】 我家八兄妹人人都是“益陽第一” 諶建章   前幾天,六弟諶新章作為益陽市公汽公司第一代駕駛員,接受了益陽在線“我與祖國同成長”欄目的采訪。其實,說到見證新中國成長,其職業又堪稱“益陽 ...

  【往事麻石街】



我家八兄妹人人都是“益陽第一”


諶建章


  前幾天,六弟諶新章作為益陽市公汽公司第一代駕駛員,接受了益陽在線“我與祖國同成長”欄目的采訪。其實,說到見證新中國成長,其職業又堪稱“益陽第一”的,我家八兄妹人人都挨邊,有的還不止一個——


  大哥諶國章

  我家從爺爺起,就在城內東門口經營了一家豆腐作坊,到我們這一代,子承父業的便只有大哥了。1956年在舉國歡慶工商業改造的鞭炮聲中,20歲的大哥和父親一道,由私營業主華麗轉身為集體所有制職工。

  我家豆腐店因前后有三進,作坊大,房子多,后面還一偌大的坪,公私合營后的“東門口豆腐社”就設在我家。搬到對面慶余廬的我們偶一回來,見往日清凈的鋪房顧客攘攘,空蕩的作坊熱氣騰騰,連拉磨的驢子都有五六匹了。驢子多了,耗的草料也多,于是割驢草便成了二、三、四哥賺學費的一個門道。可這門道沒幾年,就被突然來到的機械化給中止了。

  因為隨著大躍進,大哥作為社里的修理工,被派到上海學習了一個月,回來后,豆腐社便鳥槍換炮——驢拉磨成了電動磨,人工篩漿改為機器篩漿,燒漿的灶膛里也用上了鼓風機,再弄個水泵架在河邊上,往日不知要挑多少擔的生產用水就升格成了嘩嘩嘩的自來水。因為挑水,到如今我還記得,父親小腿上那條刺目的傷疤,就是在下城墻的那長跳板上給滑(劃)的。

  古語云,“世上三般苦,行船打鐵磨豆腐”。沒做過豆腐的一般還不理解,行船風吹浪打,打鐵水深火熱,那是真辛苦,這磨豆腐苦在哪?這苦就苦在一個“磨”字。你想,每天幾十百把斤豆子,一勺勺喂進磨子里,不管驢拉還是手推,得轉多少個圈,才能將豆子磨成豆漿?



  豆子變豆漿后,接下來是篩漿,即將豆漿裝進一巨無霸的漿袋里,用一個十字型的吊架把袋子撐開,吊起,然后把著那十字架搖呀晃的,滲到袋子外的便是純豆漿,留在袋子里的就成了豆腐渣。說它“巨無霸”,乃因現在我們所見的篩漿袋秀珍了一多半。

  然,這么磨人的、大強度的推磨與篩漿,有了大哥引進的電動技術后,都好玩似的,變得輕而易舉了。

  東門口豆腐社實現機械化后,接下來便是城內的西門口分社,再接下來,大哥便調到汽車路豆腐社了。最后,益陽街上所有的豆腐社,都告別了驢拉磨、手篩漿、人挑水了。這,若不是新中國和集體化,在個體手工業時代,能這樣整齊劃一,說變就變嗎?

  曾在蘭州軍區服役8年、后在湘運大修廠當班長的熊德林說,1960年,10多歲的他為大哥做過一段下手。那時機械化已進入尾聲,他最多的工作是跟大哥到河邊修抽水機。當時豆腐總社有個“技改組”,成員有夏雨樓、盛奇才、陳光初、高克云等,說師傅是“掌作的”。還說,你大哥不管上班還是休息,口袋里老佩一支試電筆,和我一樣,他初中也沒念完,但在老一代豆腐社職工中,算是高文化了。


后左一為大哥。


  二哥諶憲章

  1954年,在市二中念初中的他,剛畢業就被招到湖南省413地質隊沅陵勘探隊,同去的還有李羅生、李鵬飛、及盛世英姐弟倆。

  可以說,這五個初中生,是新中國益陽第一批地質隊員。二哥也因此成了我家第一個坐汽車出遠門的人。因為父母在汽車路送他上車后,母親念了一發:都說后座容易暈車呢,剛好你二哥他們坐最后……

  說他們是第一批地質隊員,其根據是什么?

  1953年,我國實行第一個五年計劃,被稱為“工業糧食”的礦產資源受到毛主席的高度重視,說“地質工作搞不好,一馬擋路,萬馬不能前行”,要求剛成立的地質部將礦產情況每周向中央匯報一次。1954年4月成立的413地質隊,就是我國第一支專找金剛石的隊伍,就有了這年下半年二哥他們的招工。

  百度載:沅陵勘探隊成立僅三年,就在五強溪明月山找到了第一個金剛石礦,填補了我國金剛石礦的空白。1969年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,就使用了這個隊找的金剛石。

  1957年后,二哥隨413隊,又在常德的丁家港和桃源、懷化的會同和安江,先后找到了4處金剛砂礦。有段時間,老給他寫信的我見信封上老寫著“# # 挖泥船”,便想二哥常年四季住船上,多有味,便對資江河里偶爾能看到的挖泥船也親切起來。


從左依次為李羅生、諶憲章、盛世英。汗衫上的字為“勘探”。


  我上面的哥哥都出去得早,代母親寫信,便成了我的早飯菜。不過寫什么不寫什么都不是我的事,我只須像電影里那些文書或電報員一樣,首長念一句,我寫一句,寫完,再念一遍就行。

  1964年,作為湖南地質隊的骨干隊員,二哥被調到云南第二地質大隊,參與了幾個大中型礦的勘查后,便結束了野外生涯,專職水晶礦的X光檢,一直到退休。

  因常年流動,也常年在野外,二哥每次回來,總會將他看過的書或筆記什么的藏在家里的閣樓上。對不起,在“文革”書荒年代,我便用起子偷偷擰開他那口白木箱子。不僅看了開發邊陲的長篇小說《邊疆曉歌》和《山鄉巨變》《紅巖》等,還將他抄的摘的一些什么也記心里了——

  如《地質隊員之歌》:是那山谷的風,吹動了我們的紅旗,是那狂暴的雨,洗刷了我們的帳篷……

  還有艾青的詩:荒涼最早的住戶,野外最早的人家,哪兒需要我們,就在哪兒住下,一個個帳蓬,是我們流動的家……


母親和二哥一家子。


  三哥諶桂章

  三哥似乎與麻有緣。1959年,謊報年齡到株洲麻紡廠當學徒,1963年,真的滿十八了,才在我市一家麻袋廠當起了保全工。雖然這家街道小廠除了他和書記,幾乎全是婆婆媽媽。

  因廠房小,織麻袋的前期工序——紡麻,便以計件的方式分散在居民家。那時的居民大都沒電,晚上,許多紡麻的姑娘大姐就將紡麻機搬到路燈下,夜班的干活。可以說,十五里麻石街有多少路燈,這樣的紡麻機就有多少,有的電線桿下還不止一臺。

  看到如此盛大的“全民皆麻”場面,以為益陽可能負責全國的麻袋生產。直到1978年,看了對越自衛反擊戰的電影“新聞簡報”,才知越南人民軍的戰壕里,到處是印有“中糧”二字的麻袋,一袋袋大米還沒動,就被堆在工事里當掩體了。

  也就是那場反擊戰,再加上一種聚丙烯為原料的編織袋問世,1979年后,麻袋廠的銷路成了問題。而洞庭湖區是黃麻的主要產地,城里的大媽失業事小,農民的生計事大。為此,廠領導派三哥等去長沙西區麻紡廠取經,參照該廠的成功經驗,用棉紡機械設備來改造麻紡,使之紡出來麻紗能像巴基斯坦和印度那樣,編織出黃麻地毯來。



  未料此舉被市科委看中,而成了全市一個科研項目,隨即就獲得了國家科委的立項,并迎來中國銀行的合資,第二年就生產出了黃麻地毯。三哥作為這項技改的主創人員之一,出席了市里的科技大會,并受到表彰。

  1983年,湖南省紡織工業局在益陽召開了“機織黃麻地毯”鑒定會,中國農業科學院麻類研究所、全國黃麻產品調研中心,河南省紡織廳、浙江麻紡織廠、湖南省計委、及大專院校、生產企業等27個單位共39名代表,經全面考察和鑒定,一致認為益陽黃麻地毯保持了自然原始風情,具備吸塵、隔音,抗靜電等功能,無論色彩層次還是肌理豐富都屬毯類織物之上乘,同意該項目上馬。

  于是,在先后兩任廠長的努力下,益陽麻袋廠更名為益陽地毯廠,婆婆媽媽的小集體也升格成了國有大企業。我供職的益陽電視臺,無論原址和新址,其播音間、直播室和機房的地毯,都是三哥三嫂帶人來鋪的。雖后來改制,地毯廠已不復存在,但我每經過那片廠區,就想起了印度詩人泰戈爾說的:“天空沒有留下翅膀的痕跡,但鳥兒已經飛過。”


三哥、四哥和二哥。


  四哥諶葵章

  1960年2月,在市東門口小學尚未畢業的他,被招到湖南省藝術學院舞蹈系少年班,與他同時招去的還有李家洲小學的馬年生。1962年國民經濟大調整,教育也在調整之列吧,該藝術學院改成了藝術學校。

  四哥說,被省藝院的老師看中,并非他有什么藝術細胞,而是這位老師進教室目測后,便將他提了出去,簡單看了看他的腰腿,聽了聽他的嗓音,就說被錄取了。他說他雖然不清楚未來的前途和命運,卻很高興,因為家中兄妹七八個,多出去一個,就為家里多減輕一點負擔。

  可能,父母還停留在所謂“唱戲的”老觀念上吧,對四哥的“高中”并沒說什么。第二天,他趁家中無人,自己找到戶口簿,跑到派出所,憑老師開出的錄取通知便辦好了遷移。


四哥和馬年生(右)。


  經過6年半的中國古典舞學習和訓練,四哥成了湖南文藝界首批由國家正規學校培養的舞蹈生。畢業后,先后供職于省藝校和省歌舞團,一直從事舞蹈教學和演藝工作。

  說起他第一次登臺,因為是巡回演出,第一站是益陽,所以我也記憶猶新。

  那是1963年暑假,作為學生的他們,帶著排好的舞蹈、合唱、獨唱、啞劇、小品及益陽民歌《綠鳥幾》,還有益陽人從未見過的西洋樂器,在大慶劇院隆重獻演。那個啞劇《抓俘虜》,因連看了兩次,其在夜色背景下的夸張動作令人捧腹,直到現在,我和老六還能模仿出來。可是,這一等一的歌呀舞呀,在益陽卻受到了冷落。

  第一天上座還可以,我家呼啦啦十幾口人更是全體出動,連70多歲的老翁媽也拄著拐杖來了。記得她還特意到后臺看四哥化妝,連夸“四孫幾幾乖幾乖”。未料第二天就直線下降,劇院經理只好解釋,益陽人愛看花鼓戲和大戲(湘劇)。第三天到開演了才賣出十幾張票,不得不掛出“今晚另有任務”,而卸妝回府。

  可是,就是這班在益陽不受待見的小演員,兩年后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卻爆了個冷門。一場反映亞非拉人民反美斗爭的大型歌舞《風雷頌》,在這個上年演出過大型音樂舞蹈史詩《東方紅》的舞臺上隆重登場。一個有四哥形象的劇照被登在《人民日報》上,引得左鄰右舍將我家的門都擠破。

  四哥跳舞是個好演員,當老師也是個好老師。退休后還筆耕不輟,在全省演藝界恐怕也創了好幾個第一:為全省的大型文藝演出寫串臺詞100多篇;《湖南省志•舞蹈史》主編及撰稿人;另還有詩詞數百首,散文上百篇。


四哥《風雷頌》劇照。


  老五諶建章

  1971年3月,下放在沅江陽羅的我,當上了公社的拖拉機手。

  此前,沅江也有拖拉機手,但是縣里的。也就是這一年,縣里將機手統一調到縣拖拉機廠干修理,拖拉機則按輪式鏈軌式各一臺下放給了各公社。其他公社的機手都是按一臺兩人從柴油機手里挑,唯獨陽羅公社厚待知青,四個名額全給了他們。可就是學習班上一句話,“技術到手后要一輩子為農業機械化服務”,便嚇走了三個。但我留下了,成了全社全縣也是全益陽第一個知青拖拉機手。

  當時的益陽縣,拖拉機遠沒沅江多。這點,從我秋收回來考運輸執照即可見出。拖拉機拖著個可裝四噸的大貨箱,搖搖晃晃在麻石街一走,后面追拖拉機的小鬼至少一個排。開到家門口的地坪里,拖箱里一下就爬滿了小朋友。第二年年底,省糧食局車隊到沅江招司機,公社認為這小伙經受了考驗,第一個便推薦了我。



  也就是這個車隊,不到三年,就推薦我這個初二都沒念完的人去當“工農兵大學生”,專業是武漢大學的經濟系。至于經濟系是學什么的,領導卻說不出個所以然。有人告訴我,曹會的愛人湯工是武大經濟系的。我連忙跑到局機關,湯工用他那口濃濃的廣東話一連說了四個好:讀書好!上大學好!你這個專業好!你這個學校好!

  心里有底了的我,回益陽收拾行裝,卻不意中學的老師,至少有兩個勸了我:你都快出師了,還讀什么書咯!我都曉得你偏科,去學什么會計做賬咯!

  到校后,第一個感覺是自己矮了半截,原來該系學生黨員比其他任何系都多,發起言來一套套的,似乎個個都是干部坯子。唯一欣慰的,我是麻石街上第一個學經濟學的。不敢說益陽第一個,乃因系黨委書記傅殷才和教授蕭育才都是我們桃江的。

  后來才知,我們后街有個叫鄧充閭的前輩也學過經濟學,并出過一本經濟學專著。但湖南沒有經濟學專業,他在錢鐘書任教的那個藍田國師,學的是“公民訓育”。

  三年畢業后,才更曉得自己學對了,因為經濟學一下便成了全國最熱門的學科。

  這輩子有過許多后悔,卻從未后悔當過“工農兵”,雖這帽子一輩子也摘不了。

  這輩子有過許多懊惱,卻從未懊惱過我和馬克思神交了五年(包括后來教學)。

  此外,鄙人還有個第一,這就是益陽電視臺第一批攝影記者之一。


老五(上)老七和老六。


  七弟諶東章

  我家七個兄弟,除了老七,個個都是父親的兒子,能喝酒。可這個不喝酒的,卻成了評酒委員。

  1982年春,他通過湖南省輕工業廳的考試,成為我省11個白酒評酒委員之一(11是有意為之的單數),這之一自然也是益陽第一了。該委員三年一屆,他連考連任了三屆。倘不是后來下海,說不定還會N屆地干下去。

  評酒委員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評酒師或勾兌師,而是通過品嘗新酒決定該酒等級的人,并通過酒的配比、輔料及有害成分的分析等,為其工藝和長遠發展把脈支招。

  當評酒委員有三個條件:一是能喝酒,但不好酒,那些酒徒因味覺遲鈍是干不了這行的;二要全面掌握產品風格、質量標準和工藝特征;三須有一定的綜合表述及文字能力。

  老七當年是益陽酒廠的人事干部,且從不喝酒,怎考上了評酒委員?

  乃因1981年,他參加了輕工業部一個“白酒色香味知識”培訓班,并獲得“優秀學員”稱號。未料這年年底,湖南省輕工業廳舉行首屆白酒評酒委員考試,雖是優秀學員卻無半點酒量的他,一炮打響,在11名考取者中名列第二。到第三屆,他還考了個第一。于是從1982年到1988年,省輕業工廳向他連續頒發了三屆“省評酒委員聘書”。



  評酒委員雖然風光,其艱辛卻不為外人曉。如評酒時,再餓也不能吃東西,因為吃東西會影響感官,只能在評完一輪后,吃一點黃瓜或無味的面包。一天下來,舌頭都成了腌制的口條,黑黢黢的。倒酒時,瓶子是統一的,沒有商標,只有號碼,想考慮一下關系也無門。

  上世紀八十年代,益陽酒廠經省評酒委員評出的名酒,就有“秀峰酒”“會龍泉”和“益陽小曲”等。1987年,第一名桃江籍臺灣老兵回鄉成為益陽一件大事,老七特意勾兌了一個叫“思情酒”的白酒,送給這位老兵。該新聞還上了《湖南日報》。

  當年湖南衛視,為益陽一白酒摻水事件,鬧得沸沸揚揚。在一條條公說公有理婆說理又長的報道后,最后請了他這評酒委員出面,一句“白酒可以摻水,但必須是生產過程中有資質者進行”,才一錘定音。



  八妹諶蓉章

  八妹最小,卻是全家唯一讀了高中的人。讀了高中就是不一樣,這“益陽第一”她也遭遇了兩個:

  一是在床單廠給床單縫邊。這是個計件活,廠里規定一個班須完成300鋪,縫上邊還須折疊好。那是八十年代初,所縫的絲光床單對老縫邊機似有點欺生,一般人很難完成這個定額。可是八妹通過鉆研,另外還有高人相助,很快就600、900的往上翻,最高的時候達到了1200鋪。且這樣的成績保持了三年,不僅在益陽,在全國床單行業也遙遙領先。

  因為領先三年,她也連續三年被市里評為勞模。有一年,那戴大紅花的照片在市總工會的櫥窗里還傻笑了好久。

  說來也巧,1982年,我們家不僅她,還有62歲的母親,公汽公司的老六,都出席了市里的勞模會。母親是居民組長,那年她發動的儲蓄在街道冒了尖。老六可能是節油,參加過全國公交系統一個比武。至于那位幫八妹的高人,就是我們的白發娘親。白天,八妹只管縫,不管疊,疊床單全留到晚上,讓母親來幫忙。你說那進度誰比得上?



  二是當了十年點鈔監控員。上世紀八十年代末,市床單廠改制,八妹通過六哥的關系,調到了公汽公司。九十年代中期,益陽公交率先在全省實行無人售票。此舉節省了售票員,但一箱箱票子抬回公司還是要清點的,于是就沙里淘金選出16名售票員當點鈔員。只是,成年累月埋在票子堆里,再金子也難以保值。于是公司又犯了點血本,買了兩套監控設備,讓八妹左右“視”屏當起了監控員。

  這是全公司最輕松的工種,也是最累的工種。說輕松是因為除了用眼,四肢可完全不動;說累是因為心累,認真吧,得罪了師姐師妹,不認真吧,領導那里又交不了票。可這妹妹一干就是10年,一直到退休。現在想想,都不知她是怎樣“兩難”過來的?

  好在去年,益陽公交車全部智能化,那票箱里的現金越來越少了。


前左一為八妹。


路過

雷人

握手
1

鮮花

雞蛋

剛表態過的朋友 (1 人)

發表評論

最新評論

引用 愛海 2019-10-7 20:08
為你們點贊!
引用 ZHAOXMCN 2019-10-7 09:11
可謂益陽之家

查看全部評論(2)

益陽在線版權與免責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益陽在線”或在視頻窗口中有“益陽在線LOGO”標識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益陽新媒體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,未經本公司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2、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益陽新媒體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3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益陽在線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4、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和看法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,文責作者自負。
5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聯系的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。0737-4223659
掃一掃
手機訪問本頁
返回頂部 广西快三玩法技巧